啥情况?社区团购独角兽突然申请破产:大批供应商上门讨债幕后公

  www.bk5v8.cn,成立于2018年初且曾被资本寄予厚望的行业独角兽“同程生活”便宣布申请破产。

  7月7日晚间,“同程生活”主体运营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决定申请破产。

  公告显示,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30日,几年来因经营不善,虽经多方努力,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决定申请破产,现拟提出破产申请。

  公告同时称,公司本着对供应商、员工及社会负责的态度,将依法积极推进债务处置工作,在法律范围内最大限度保护债权人的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破产公告前1天(7月6日),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旗下社区团购同程生活将更名为蜜橙生活,此后将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端投入。

  对此,7月6日,新京报记者在蜜橙生活小程序中看到,购买方式不再需要通过团长而是直接邮寄到家。其客服人员称,目前自提业务暂停。

  然而还没等公众有个定论,刚刚对外宣布要转型的同程生活,马上反转决定申请破产。

  据财经天下周刊,7月7日晚7点,同程生活CEO何鹏宇正在与被拖欠了上亿元货款的供应商们商讨。

  现场直播中,他穿着一件黄色上衣,拿着话筒语气激动:“如果不是遇到巨头,我们的数据比最近上市俩公司(指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好看多了!如果不是那么多竞争,我们今年年底也上市了!”他在台上踱步,“如果资产变现不能偿还欠款,我接下来还要继续创业,只要我不死,就一定能东山再起。”

  回应他的是下面的一片嘘声。“凭什么相信你?你能做到罗永浩那样吗,仓库都是租的,哪来的资产?”有供应商愤怒表示。

  事实上,7月6日,大批供应商们就来到了同程生活苏州的公司总部上门“讨债”,进行维权。河北省保定市安国市搜索引擎

  “当天来现场的供应商至少有100多家。”一位为同程生活提供日化用品的广州供应商对《财经天下》周刊说。这家供应商也是现场维权者中的一员,“他们(同程生活)的苏州分公司和广州分公司总共欠了我们近170万元的货款。”

  据这家供应商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们是于2019年开始与同程生活合作的,当时的结款方式是供应商“送多少货、就当即结算多少的货款”。这家供应商在跟同程生活合作之外,也和多多买菜等平台合作,结算方式都是实时销货,“今天卖多少货物,平台提供订单数据然后结款”。

  但这家供应商表示,“到了2020年底的时候,我们的货款结算方式就发生了变化,改成了7天实销货款。”这也就是说,他们送货之后,货物在卖出去的7天内结算货款,卖不出去的货物则继续留在仓库。

  今年5月份,同程生活将账单给到了他们,他们也向对方提供了发票,“但迟迟没有收到结算货款”。这家供应商表示,他们拿不到销售数据,因此只能根据对方提供的对账单开发票。

  那么同程生活究竟欠了供应商多少钱?目前没有确切数字。有供应商根据微信维权群接龙统计,总额在6亿元左右。一名供应商袁华透露,“采购人员告诉我们,总共有5.7亿元供应商欠款,2亿-3亿元银行欠款,总共欠款在9亿元左右;单家供应商欠款在几万元到上千万元不等,最多的是一家粮油公司被欠了1440万元。”

  7日下午,南都记者探访了该公司位于广州分公司的办公室,大量供应商前来寻求退款、退押金等事宜,等待负责人出面协商。而该公司多数员工已撤离,仅有个别员工在现场维持秩序。有工作人员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公司主要和供应商做款项意向沟通,如若沟通不成,建议供应商通过法律途径处理。

  (同程生活位于广州分公司的办公室,挤满了前来等待协商的供应商,员工均已撤离)

  “我是去年底签的合同,原本正常是30天会回款一次,但是到今年越来越慢,6月份才把4月的款结给我,现在欠款有十多万”,一位同程生活食品类供应商向南都记者谈到,到目前,广州公司给供应商的解决方案有资产抵债、入股和起诉三种。另一位生鲜品类供应商告诉南都记者,去年平台的回款就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以前最快次日就能结款,但是后面几笔拖一个多月”,到现在一些供应商被拖欠百万、甚至千万元,供应商现在普遍已经不供货了。

  南都记者在现场注意到,7日下午,同程生活广州分公司(广州千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向供应商发出的款项意向沟通书中,给出了以资抵货款的处理方案,即“接受公司用物资抵扣货款的方案(物资包括不限于冷藏车、叉车、卡板、铁笼、胶筐、保温箱、货物),接受公司合理的物资分配”,及“以资抵货款的交接方式”处理债务问题,并表示,“如沟通不成,可通过正常法律途径进行处理”。

  据ZAKER 新闻,7 月 6 日,同程艺龙人力行政中心发布声明称, 同程艺龙与鲜橙科技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鲜橙科技的经营、管理皆与同程艺龙无关。

  但天眼查信息显示,吴志祥作为同程艺龙的执行董事,也身兼鲜橙科技的董事。联系到近日同程生活的紧急更名,这一系列割席之举普遍让外界产生了同程集团急于撇清关系,防止同程生活债务问题烧身的质疑。

  其以生鲜非标品为切入口,瞄准下沉市场,生鲜品类占比达70%,其他品类涉及居家用品及周边服务,主要采用“上游规模化源头直采+下游社区自提”的模式。

  天眼查的示融资历程显示,自2018年11月以来获8次融资。最近的一次为2020年7月C+轮,交易金额为数千万美元。

  另据经济观察网,同程生活起步于苏州,是同程旅游集团内部孵化的社区团购项目,创始人何鹏宇为原同程旅游高级副总裁。同程生活成立于2018年1月,正是社区团购创业品牌爆发的元年,当年12月同程生活就获得了同程旅游和腾讯投资的天使轮融资。

  之后,同程生活就一路被知名投资机构追捧,在巨头入局之后也一度被资本寄予厚望。

  2019年获得过四轮融资,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多次跟投。

  2020年在互联网巨头入局社区团购市场之后,同程生活也继续被老股东追投,在2020年6月到8月先后完成了C轮和C+轮融资。

  资本助力下,同程生活的业务覆盖华东、华南珠三角、西南等地区。靠着此前积累的用户口碑和良性履约,同程生活在2020年过得还算不错,GMV接近100亿元,彼时兴盛优选的GMV在400亿左右。

  顶着巨头们的“轰炸”,创始人何鹏宇也曾自信的表示:2021年,同程生活的GMV将达到300-500亿元,公司实现整体盈利。

  从7月6日网上传出的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CEO何鹏宇的一封内部信中可看出该公司现状(彼时还未提及申请破产)。其中提到,鲜橙科技目前正面临着创业以来最困难的时刻。“从2020年9月份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基于此,现在我们必须做出战略上转型调整。”

  据悉,为争夺市场,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平台去年均投入补贴扩张,加上多个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社区团购赛道一时进入靠低价换市场的“野蛮生长”阶段。

  不过,今年6月,数家社区团购企业被要求下架一分钱秒杀类活动,监管部门还要求多个相关平台收紧相关补贴,不得以明显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商品。

  有接近同程生活的知情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该公司位于苏州总部的办公楼已经无人办公,员工多数已经遣散。在他看来,“扩张速度太快,线下在仓库物流方面投入太多,以致入不敷出,钱烧得太多,现在又没有融资进来,资金肯定就断了。”

  作为同程生活的创始人,何鹏宇相当低调,公开资料中并没有找到他的具体年龄和出生地、以及毕业的大学。

  7月6日和7月8日,同程生活的创始人何鹏宇两次发布公开信,对公司的经营情况以及申请破产的最新情况都做了通报,并表达了对员工、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的歉意,他也表示愿意记下每一笔债务,并通过以后创业来还钱。

  据雷递,在7月8日的公开信中,何鹏宇称,公司启动破产,给合作伙伴、员工、投资人带来了损失,自己深感内疚。

  “过去几天,我和管理团队尽了全部的努力,但仍无法挽救公司,几天前,我们还一度希望通过业务转型,让公司走出社区团购所面临的经营困难,但由于合作伙伴集中催款,公司的资金链面临断裂,已经无谋求转型的空间。”

  何鹏宇说,公司不得不选择破产,并作出了3个承诺:1,公司会在法律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的权益;2,会全力保全现有资产,交给法院妥善封存处理,以公司资产抵偿债务;3,若资产不足以抵债,自己将再次创业,用尽个人一切努力还债。

  “无数个不眠之夜看着东方泛白,我都泪流不止,愧疚自己辜负了这一路支持和陪伴我们的伙伴,无论是供应商还是员工,他们的合理维权我表示深深理解,这次创业给了我此生不可磨灭的深刻教训,创业失败, 我个人将负主要责任,并会为此承担造成的损失和伤害。”

  一位投资人说,第一次见到何鹏宇是2019年底的一个投资峰会上,他头发还很黑。第二次见面是今年4月份的一次午餐会上,他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了。

  日前,在一档节目中,罗永浩透露自己还款远超预期,预计到今年年底可以还清6亿债务。

  节目中,罗永浩表示,原计划5年还清6个亿的债务,但自己还款远超预期,原本有一个五年计划,现在预计到今年年底,这三年时间就差不多可以还清6亿债务。

  同时,在当时最难的一段时间,罗永浩透露自己曾考虑过自杀,当时很认真地考大概将近半年,因为感觉这个事情没法交代。

  此外,交个朋友直播间官微也发文称,罗永浩老师正在努力工作,争取于今年年底前还完所有债务。

  而7月7日晚,罗永浩更是发表微博长文《“我现在终于知道,罗永浩做啥啥失败,为啥还有投资人持续给他投资了……” 》。

  文中,罗永浩称:“2018年年底,手机做不下去并欠了6个多亿债务之后,我用第一年的时间还了大几千万的债,所以相应地定了一个5年的还债计划,但现在看起来3年左右就还完了。作为一个一年能赚一两个亿的人,我从来不敢教那些一年能赚一两百个亿的人 (100 倍?) 应当如何规划他们的事业;但是在网上,很多年薪不到百万 (100 倍?),甚至年薪不到十万的人 (1000倍?),每天都指点我应该如何规划我的事业。这种吓死人的精神病,如果你在生活里遇到,一定要躲他们远远的。”

  罗永浩还称:“如果不是因为欠了别人的债,我创业永远不会把赚钱当成第1位的考量。为社会创造价值,把世界变得更好,推动人类进.....只有这一类的东西,才能给我持续的、长期的激励,才能支撑我每天工作15个小时。”

  有投资人表示,不好的结果下,只要创业者不是存心作恶或者逃避责任,祝福他们获得的帮助可以大于要承受的恶意,更祝福他们可以有能力有勇气有运气更好地兑现他们的承诺和责任。